茶溏07

没谁谁,都是我的大宝贝

【法医秦明】池中皇

衍生,有原创角色,轻微|无cp向,走意识流,多方视角。

小贴士:注意主观视角变化与时间线。

【五】

我叫李大宝。

今天,警局来了一个小姑娘,跟在郝院长的身后走进大门,应该就是之前提起的感官敏锐程度直逼人类极限的联觉症患者,看起来还不错,至少自己拎着行李。

她面色苍白,五官清秀,眼眶有淡淡的青色,很像患有精神疾病的人给人的一贯印象,但她并没有十分疲惫的神色,相反,她的目光像染了露水的剑,淡然而锋利,与她圆脸的柔软外表极为不符。

她被介绍与我们一一认识,一一握手。

“这是李大宝,也是法医,挺倔的姑娘。”

还算是不错的评价。

我握住她的手,冲介绍我的院长傻笑一下,顺手抱住了她的肩膀,“小妹妹,以后叫我宝哥就行,我罩着你!”

人群中爆发一阵哄笑,我不服气的向那几个乐得最开心的人挑眉,叫板:“怎么的呀,你们不服啊?”心里却微微打了个颤,这个小姑娘好凉,不单单是手,似乎连呼吸也一样。

当下是冬天,大概是外面太冷了,最近老秦不也一样吗。

周围的小警员还挺给面子,异口同声地说着不敢不敢,我转头问她,听说你的感觉特别厉害,你说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小黑特大声的回应我,“宝哥,人家是感觉敏锐,又不是算卦相面的,你问这个有什么用?”

没想到她对我莞尔一笑,“养狗的人都是好人。”

我很惊讶,我的小金毛养了三个月了,一群朝夕相处的刑警中都没有人发现,只有老秦提醒我常换衣服,这小姑娘还真有两把刷子。

她被林涛叫去熟悉工作,我在呆愣中被一群人围着询问养了什么狗,怎么没味道。

我突然间想起来,今天小柠檬格外粘人,我都要迟到了还缠着我的裤腿不许我走,它向来不这样,但这种亲密似乎还很熟悉,或许是今天狗狗的味道比以往更浓些?

【六】

2016.11.15

出勘现场。

一个当红女星突然失踪,没有半点音讯,舆论亦是有些哗然,从社会治安到尸位素餐,网民总是格外正义而通透。

我们来到她固定的居所,我虽不认识什么名牌,可屋子内的奢华气息却是无法忽视。

林涛同我们介绍:“这个女星姓陈,前不久演了一个讨喜又励志的角色,夺了整个娱乐圈花旦们的风头,喜欢她的人多,黑她的也多,风评优劣参半,她是在十二号晚至十三号早晨失踪的,助理说她当天精神不好,到家之后就把她撵了出去,她第二天早早就来了,进屋发现没有人,也没有留下任何讯息,到处找了两天,实在没办法才报了案。”

大宝问这房子是新买的吧,林涛回了句不错啊小警犬,一副讨打像。

大宝看着我回答他:“你得了吧,以后有了这个小半仙,我就派不上用场喽。”语气里有点湿漉漉的。

我预想到了这样的发展,却还是有些不知所措,我第一次不想理智的揭露真相,因为怕给这东方的太阳一点点伤害。

多出来走走,对病情果然还是有帮助的。

现场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东西,一切完好而正常,我们心照不宣的沉默下来。

大宝第一个开了口,提出了先回警局,我们一群人铩羽而归。

车上,林涛继续讲有关这个姓陈的女人的故事,她在外界一直营造出不食人间烟火的仙子形象,她的粉丝也这样崇拜她,可是我清楚地知道,房子里的气味所带给我的感受。

已早不是初冬,龙番的雪也下了两三回,把往日那些斑斓,污秽,枝丫都一一覆了过去,天地一白,目所能及的纯净,真是值得歌颂的碎瓷般的仙子。

【七】

2016.11.15

我来的目的不是做一个常驻警员,我是专门来参与调查臼齿连环杀人案的。

秦明早早的整理好了卷宗和各项资料,就放在我桌上。

我一直很奇怪,为什么秦明会允许我参与这次案件的调查,感觉这个东西很玄,不像是他这样一个人会相信的,也不是抓住凶手乃至定罪可以使用的证据。

我这么想,也就这么问了,他似乎早料到了,只是淡淡的瞥了我一眼,“我怕这次的事件,不是我能应付的。”

我呆住了,他撇开眼,还是淡淡的。

我不相信骄傲如他的人会给我这样的回答,我的第一反应便是他说谎。

现在,我似乎明白了,他允许我参与的原因无非有二:一,我是一个患有精神疾病的人,也许并没有完备的传统价值观,这比一个没有真正系统的学过犯罪心理侧写的成年人跟容易准确揣摩犯罪人的心理;二,对于一个聪明人来讲,解决问题的首选的就是采取直接有效的措施,手段如何倒是次要,这就叫彻底简单化。

【八】

2016.11.16

就在昨晚我写完日记后,龙番下起了鹅毛大雪。

半夜,我被沉重的溺水感逼迫醒来,似乎固化的空气压得我喘不过气,整个房间都溢满了雨水的味道,我的皮肤都好像感受到了凉凉的雨水滑落。

我清晰地察觉到了这异样传来的方向,秦明的房间。

我的五脏六腑像是被压在一起凝成了血块,连直起腰都无比困难,再这样下去,我的精神和肉体面临着双重崩溃。

我拖着双腿走出房间,果然没错,在秦明房间的门口,我几乎看得到水纹。

我慢慢地走过去,把自己狠狠地拍在秦明的房门上,咚的一声,压迫感似乎轻了许多。

我的耳膜承受着巨大的压力,我听不见房间里的任何声音,只能祈祷梦魇不要困住秦明太久,不然我大概会横死在他门前。

门开了,我一个支撑不住跪了下来。

等我的眼前回复清明,我已经坐在秦明家的沙发上,他也坐在不远处,满头的虚汗。

我刚要开口,鼻腔忽然一热,咸腥的液体就这样流了下来。

等我们手忙脚乱地收拾好,秦明第一次在我面前露出了这么有人情味的表情。

他看着我,一脸的难以置信。

在他开口前我打断了他,“秦科长,你是‘深蓝’吧?”

他的眉眼一瞬间垂下来,空气忽然又有了可感的质量,我慌忙地指了指自己,秦明张惶地敛其心神。

好吧,以后最好待在压力平衡舱里和他说话。

秦明的确是“深蓝{1}”,并且在他父亲死的那天出现了感应。可是他无法阻止一切发生,眼睁睁看着父亲在自己面前失去呼吸,秦明喑哑的嗓音发出刻意放轻的叹息,我听到他胸腔内真切的回响。“我永远无法原谅自己。”

我才发觉自己的笨口拙舌,只能促然上前握了他的手,徒劳地重复都过去了。

莹洁无瑕的心灵,难得会梦见凶衅,没上过当的鸟儿,不惧怕诡秘的丛林。

{深蓝:代指一种精神力量极为强大的人,在红外线感观中,头部呈现深蓝色,善于思考且高智商,被称为深蓝的人称自己可以与宇宙沟通,能够预知与准确判断。}

【九】

我是林涛。

臼齿连环杀人案已经发生了六起,可真正的幕后操盘手仍然没有任何破绽,连一个大体的搜查方向都没有,拖了好几个月的案子,我也没少为此挨骂,迫于无奈,谭局请了援兵,一个胜过大宝这只人形警犬的女孩。

心理学与精神领域我只懂个皮毛,对院长口中的绝对感知也全然没有概念,不像老秦一天天神神叨叨,好好一个法医非要兼修犯罪心理学。但这一趟调查下来,我才发现了郝院长笃定的叫她来的原因,简直叫人刮目相看。我们陆续拜访了失踪者的助理与家人,得到的结果竟与她的推测仅差毫厘。

这个姓陈的女人私生活并不是很检点,网上的传闻有一半恰如实情,她的父母在我们到达时哭天抢地要我们赶紧把她女儿找回来,连询问一些必要问题时都逞着幅刁钻的姿态,撑着自己的鱼尾纹质问我们:“你的意思就是我女儿在外面惹了祸呗,什么事儿都是她自己作出来的呗?你们这群饭桶才是社会的败类,空吃官饷,不为老百姓办实事儿!”我心里也不舒服,正想站起来好好理论,就看到小黑的眼睛都快要喷火了,急忙把人拉了出来,还劝慰了一道。

她只短短地安慰了一下:“都是废话,不用放在心上,别因为一个蠢货的一厢情愿,就产生不被认可的挫败。”

我从镜子里端详坐在后座的女孩古井般无波的神情,作为一个从业五年的刑警,我多少有些羞愧。她感觉到我的目光,抬眼盯住我镜中的眼睛,我咧开嘴乐了一下,错开了眼神。我始终对她有些说不清的感觉,与她对视好像被人揭开面具,不为真容自卑,却本能的不喜欢。

她的助理提供的讯息有用得多,除了她华丽的罗曼史,更加引起我们注意的是她近几天收到的骚扰恐吓信息。信件中极尽恶毒之词,甚至还附上了寄信人修出的遗照。案件似乎初现端倪。

我们收拾了证据回到警局,根据线索顺藤摸瓜找到了这个“头号黑粉”的微博账号,也调出了不少他之前撕逼的资料,言语简直不堪入目。

没有任何线索证据,我们只能到这个“黑粉”家里碰碰运气。

临走的时候,那个女孩儿还在专心致志的翻阅查到的信息,污言秽语的骂战,真能隐藏什么有用的信息?

【十】

林涛走后,她从电脑前站起来,在门侧挂了一个鎏金银香囊。

小玩意儿十分精巧,上下球体以子母扣套合,内设两层双轴相连的同心圆机环,内侧机环安放半球形金香盂,可自由转动,所以总能保持平衡,不致香料洒落。

平衡,一种珍贵的状态,流转不停,却自矜自持,生生不息。

她先前在秦明身上闻到一股安神香的味道,与她常用的一样,昨晚实在心有余悸,便把这个往常都挂在床尾的香囊拿到了警局。

这不正常。

秦明闻到了安息香与白渐香的气味,眉毛轻微的抖了一下,不抬眼地开口,你小心一会儿大宝回来时毛手毛脚碰坏了,她也不挪目光,看着屏幕回答道,不会的。

秦明走到她身旁瞟了瞟资料内容,不觉有点羞赧,这是恶意攻击吗,这分明是意淫吧?秦明踌躇了一会儿,还是开口问了:“你看这个,能感觉到什么?”

“没什么,就觉得很好玩,在幻想中称王,终归是一场空,”

“你好像并不觉得这个人有作案嫌疑。”“从他的语言中只能看出他是个人生失败毫无价值的懦夫,我不觉得他有作案的勇气。”

好人也辨优劣,恶人同分高低。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