茶溏07

没谁谁,都是我的大宝贝

【法医秦明】池中皇

衍生,有原创角色,轻微|无cp向,走意识流,多方视角。

小贴士:注意主观视角变化与时间线。

【一】

2016.11.13

即便我身处果壳之中,仍自以为是无限宇宙之王。

我默念着这句话,在坐上警车前最后一次望向这栋寂静而苍白的建筑。

这里是医院,曾经是一个福利院,我在这里长大,从孤儿变成患者。

我患有联觉症,是极为特殊的三觉联合。

更特殊的,是超乎寻常的感知能力,一种更加罄竹难书的折磨。

让一个喜欢安静的人浸泡在各种情绪,颜色,文字中,比让一个哑巴形容口中蜜糖的滋味更令人发指。

好吧,我感激您,上帝。

【二】

2016.11.12

这座医院很特殊,鲜有人知,无人打扰。

却挤满了人。

与我一个病房的,是一个患有快乐木偶综合征的女孩。

快乐木偶综合征,也称安格曼综合症(英文原名为Angelman syndrome),是15号染色体q11-q13缺失而造成的疾病。

她只会笑,连谈话都做不到,所以,与她一起生活的环境,对我而言恰如其分。

她的灵魂干净,澄澈,直来直往,一般的时候空气中只有她情绪浓烈的气味,使我能不经过思考就直接作出判断,还没有出现过不一般的时候。

真不知道她的父母为什么要扔掉这样一个天使。

今天院长心事重重的来找我,但面庞上泛着已然决断的金属色。

“龙番市警局希望你能帮忙,协助调查,可以吗?”

感谢您的不吝荐才。

“当然。”

“那真是太好了,你也好久没有出去走走了。”

空气里弥漫起柑橘味,这个女孩懂得不多,却偏偏明白“吃饭,出去,吃药,玩,不,是”,她对我笑起来,显露出期待的神色。

“抱歉,不可以。”我温柔地这样回绝。气味淡了,她依旧保持着笑脸,安静地去玩她的娃娃。

我竟然感到罪恶。

世上本无善恶,思想使然。

【三】

我是秦明。

警局来了一个奇怪的人。

敏锐,坚定,洞若观火,我第一次这样真实的感受到来自精神层面的压力,她的气息像苔藓,无所不在,暗暗滋生,生长在思维的缝隙,攀上秘密的箱箧。

她也许熟知过太多人的思想,致使我对她出现了一种精神本源上的熟悉,难道世上真有一种人,与我思想相近,恰好被她感知,与我却只是陌路。

或许是因为她来的目的就与精神有关吧,我才这么觉得。

超乎亲族的路人,陌路相识的我们。

【四】

2016.11.14

龙番有三个有趣的人,味道好闻的人。

秦明,法医,弥漫着木质的香气。他冷静,聪明,居高临下。传统的价值观,世界观与优雅的举止,造就这样一个有质感的人。另外我敢保证,他皮下的那副骨,一定远比他实验室中的美得多。

我感觉得到。

李大宝,法医,柔和又伶俐的柠檬香。她热情,温暖,行动派,连指尖都是暖融融的温度,有原则有手段,似乎是一个真正由一半海水一半火焰所构筑的人。

林涛,刑警队长,似乎是我从没到过的沙滩与阳光的味道,他果决,直白,准确却易疏忽,会是一个绝佳的合作者,却绝不是我理想的领导者。

回顾这篇日记,我的主观感情好像又一次占了上风,这是少见的事,最近却频发。

我需要认真而理智的思考,在这间警局所批的久无人住的房间里,在灰尘厚重的空气里,在秦明的隔壁。


评论

热度(1)